浙江文化網,歡迎您訪問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網 > 時尚

譚浩俊:不要過度解讀和錯誤理解“一二五”目標

來源:搜狐    發布時間:2019-02-19 18:12   

針對外界各種爭議,日前,中國銀保監會相關人士回應記者稱,“一二五”并非硬性考核指標,而是方向性的指標,也不會對單家銀行提出要求,將考慮銀行差異化發展。同時,該人士還強調,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銀行的信貸標準皆不能放松。

所謂“一二五”目標,是指在新增的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于1/3,中小型銀行不低于2/3,爭取3年以后,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占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于50%。這是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的一個信息,也算是監管部門在如何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時的一個表態。

為什么要提出這樣的目標,顯然不是郭主席信口開河,而是依據這些年來金融機構在信貸資金投放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提出的一個具有糾編意義的要求,是要把銀行在過去這些年存在的信貸資金投放明顯不合理問題糾正過來。其出發點,也不只是為了讓金融機構多向民營企業貸款,而是要把已經出現的問題糾正過來,讓信貸資金投向更加合理,讓金融風險能夠在發展中得到化解。

事實也是,從這些年來銀行信貸資金的投放來看,明顯存在著重國有、輕民營,重大企業、輕中小微企業,重融資平臺、輕實體企業,重開發商、輕居民的現象,導致信貸結構越來越不合理,金融風險越來越向少數領域集中。特別是融資平臺、開發企業和少數國有企業,都出現了明顯的資產負債率過高、負債規模過大的問題,有的甚至已經爆發了比較嚴重的貸款逾期風險、債券違約風險和資金鏈斷裂風險。譬如中弘股份,就是因為到處圈地,導致資金鏈斷裂,逾期債務高達78.16億元。那么,這些債務到底是如何形成的,銀行為什么給明顯存在風險的開發企業如此規模的貸款,就是城垛糾正的問題。又如僵尸企業,也都是信貸資金投放失控的表現。

不僅如此,近年來,央行出臺了多次面向中小微企業的定向政策,包括定向降準、定向降息、定向公開市場操作。但是,幾輪政策下來,中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占全部貸款余額的比重并沒有提高,有的甚至還在下降。更為嚴重的是,在首套房房貸利率沒有下調前,有好幾個月銀行的新增貸款是靠個人房貸支撐的,最高月份達到了80%。這樣的信貸投放方式,怎么能夠不加以糾正,不予以規范呢?給銀行提出信貸資金投放的規范性、約束性指標又有什么可質疑的呢?

“一二五”目標,聽起來有點要求偏高,實際上,一點也不過分。創造了我國60%以上的GDP,繳納了50%以上的稅收,貢獻了70%以上的技術創新和新產品開發,提供了80%以上的就業崗位。對這樣的企業群體,難道不應當提供最有力的支持和幫助。就算實現了“一二五”目標,按照民營企業的貢獻,也不過分,也沒有超出民營企業應得的份額。因為,他們的貢獻都在50%以上,理應得到信貸資金50%的支持。可在存量貸款中,對民營企業的欠賬實在太多。據不完全統計,在現行銀行業貸款余額中,民營企業貸款只占全部貸款的25%,當然是很不合理的,也是極不公平的。

當然,按照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的說明,“一二五”目標的提出,不是讓銀行降低貸款標準、忽視貸款風險、盲目激進地給民營企業以貸款,而是不要再象過去一樣在信貸資金投放過程中有輕重之分、親疏之別,而是一視同仁。并依據民營企業發展需要,給予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公司治理完善、負債水平合理、履約記錄良好的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同樣的信貸支持,以更好地體現市場的公平性,體現更好的政策導向,避免讓民營企業因為地位不平等、政策不公平、信貸資金投放不合理而產生“自卑”心理,影響民營企業的創新創業積極性,影響民營企業的投資熱情和發展動力。

需要提醒民營企業的是,既然從政策上已經對民營企業提出了積極的扶持與傾斜,至少,正在糾正過去的不合理、不公平問題。那么,為了更好地得到銀行的支持,民營企業也要積極地從自身找問題,在信用、管理等方面下功夫,增強銀行對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信心,而不要出現違約違規現象,從而與銀行形成有效互動。那些對“一二五”目標有擔憂、有質疑的人,也要平和心態,不要過度解讀這個目標。“一二五”目標,只是糾偏,而非對民營企業的特殊待遇。

來源:金融界網站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