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網,歡迎您訪問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網 > 時尚

壽險業三年轉型風云錄“六大門派”誰主沉浮?

來源:中國網    發布時間:2019-02-19 09:46   

導讀

2019年“開門紅”期間,太保壽險產品定價較為保守,而國壽股份、新華保險以及太平人壽等都推出了預定利率達到4.025%的產品。

越是風云起,越要有定力。

過去三年(2016-2018年),壽險市場經歷蛻變,發展軌跡從高速增長進入到高質量發展階段。近日,銀保監會發布的數據顯示,受監管和市場環境等多重因素變化影響,壽險公司2018年原保險保費收入26260.87億元,同比增長僅為0.85%。但這實際上是釋放了前期高速增長積累的矛盾,是為高質量發展積蓄動能。

作為壽險行業的旗幟,以國壽股份、平安人壽、太保壽險、新華保險、太平人壽和泰康人壽為代表的“老六家”這三年的轉型與發展具有一定借鑒意義。耐人尋味的是,在市場化改革和國際化開放的浪潮中,“老六家”的江湖地位堅不可破,強者更強。

目前來看,壽險行業發展方式在覆蓋全生命周期的風險保障、產品質量、發展動力、發展效益等方面與消費者需求仍存在一定差距。對于未來的發展,太保壽險董事長徐敬惠認為,隨著經營主體對于保險本質和屬性的認知不斷加深,行業對回歸本源的理解更加全面,保險將充分發揮長周期保障優勢,為客戶提供覆蓋全生命周期的風險保障和財務規劃,大力發展長期保障型和長期儲蓄型產品,有效轉移風險、平滑財務波動、保障人民生活。

平安暗戰國壽

面對壽險市場的風起云涌,2012年7月,在“中國人壽2012年上半年經營形勢分析會”上,中國人壽原董事長楊明生表態,要堅定一個目標,確保壽險主業“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市場地位。

但市場是殘酷的,國壽股份未能守住“三分天下有其一”的關口。從2016年-2018年數據看,國壽股份原保險保費收入分別為4306億元、5123億元和5362億元,雖始終保持“老大哥”地位,但實在難言輕松;與之對應的原保險保費收入增速分別為18.3%、19.0%和4.7%,僅在2016年擠進“老六家”前三位,2017年、2018年均列第五位;對應市場份額分別為19.9%、23.6%和20.4%,雖然呈現止跌回升跡象,但難以啟及“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目標。

對此,楊明生多次解釋稱,當時提的說法是“三分天下有其一”要堅持一到兩年,但是不可能長期堅持,因為壽險市場的主體不斷增加,競爭更加激烈,并且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開始暴露,需要進行結構調整,但要“保持市場領先地位”,“守住市場份額第一的底線”。

“老大哥”的力不從心,給虎視眈眈的平安人壽以機會。2016-2018年,平安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分別為2752億元、3689億元和4469億元,其與國壽股份的差距從1554億元縮小至893億元,越追越緊;而原保險保費收入增速分別為32.0%、34.1%和21.1%,在“老六家”中始終位列首位,市場份額分別為12.7%、17.0%和17.0%。

2018年3月,在“中國平安2017年業績發布會”上,中國平安聯席CEO李源祥稱:“中國人壽是一家非常優秀的公司,我們經常與之交流,學習經驗,尤其是在縣域市場發展上,他們做得非常好。其實,我們不太關注市場占有率、市盈率這些指標,中國是全世界最好的壽險市場,潛力最大,盈利性高,我們的目標是與整個同業包括幾大壽險公司,相互協作,共同把中國壽險市場做好。”

然而,平安人壽覬覦頭把交椅的想法早已表露無遺,從2008年啟動“超人計劃”,到2014年提出“五年內要成為中國最大、最好壽險公司”的戰略規劃,無不昭示著其野心。

2016年,平安人壽沿襲13年的區域事業部管理制迎來變革,原東、西、南、北四區事業部已于近期重新調整,轉為按一、二元市場及業務條線劃分的管理架構。其中,一元事業群中囊括包括9個中心城市,以及11個經濟較發達且地級市發展較好的市或省份及地區;二元事業群則包括另13個省份及地區,以及12個經濟欠發達省份及地區。這一架構的調整,可視作平安人壽鞏固中心城市優勢,以及再度進攻縣域市場的號角。

在這一架構調整一年后,平安人壽總經理及常務副總經理職務發生對調,原常務副總經理余宏升任總經理,原總經理趙福俊調整為常務副總經理;2018年11月,平安人壽管理層再次進行調整,平安人壽原總經理余宏任總經理和CEO,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兼CEO丁當不再擔任CEO一職,任黨委書記和董事長。

時間再次走到交匯路口,中國人壽和中國平安的心境已大不相同。在2019年“開門紅”期間,國壽股份和平安人壽產品、業務策略差異明顯,前者打法更為主動,后者則以常態化姿態示人。

2019年1月,在“中國人壽2019年工作會議”上,中國人壽董事長王濱誓言“重振國壽”,明確表示:“壽險作為核心主業,壽險公司作為核心主體。壽險公司要大力轉變作風,用激情和狀態在重振國壽新征程上擔當主體責任、提供堅強保障。”

在意也好,看淡也罷,國壽股份、平安人壽都必須面對擺在面前的一系列難題。比如,國壽股份如何振興大中城市,平安人壽飽受非議的“平安福”產品如何取信于消費者,等等。

新華反超泰康

過去三年,新華保險的轉型賺足了市場的眼球。2016-2018年,新華保險原保險保費收入分別為1126億元、1093億元和1223億元,在“老六家”中排名先從第四位降至第六位,后又升至第五位;原保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速對應為0.6%、-2.9%和12.0%,先從微正轉負,后又明顯加速;市場份額分別為5.2%、5.0%和4.7%。

這一階段,不得不提及新華保險原董事長萬峰。2014年10月,萬峰出任新華保險總裁,并于同年11月起擔任執行董事;2016年3月,新華保險帥印交到了萬峰手中。

萬峰出任董事長后,提出了“五年規劃”,分“兩步走”實現,即2016-2017年為轉型期,調整業務結構、夯實發展基礎,以期交和續期保費增量逐步替代躉交保費,初步建立期交和續期拉動業務發展的模式;2018-2020年為發展期,形成新的發展態勢,將完全形成續期拉動發展的模式,著重發展長期期交業務,加大業務結構調整。

2016年,新華保險第六屆董事會履新,也是萬峰掌舵的第一個完整年度。“2016年,我們提出轉型發展目標,雖然存在一些困難,但困境中執著堅持不動搖,遇到各種阻力,依然向前推動轉型,各項指標超出預期。這不僅是個人堅持,更是整個團隊配合。我對個人和團隊的表現都打90分。”2017年3月,在“新華保險2016年業績發布會”上,萬峰在接受媒體提問時表示。

按照萬峰的規劃,新華保險已從轉型期步入發展期,從前述數據亦可印證。2018年12月,在“新華保險2018公司開放日”上,萬峰介紹,隨著壽險行業的進一步發展,為追求更穩定的發展,新華保險擬對早前的5年發展計劃進行修改,以穩定經營為主基調,將盡快提交新的調整規劃,以達成新的5年規劃。

出人意料的是,2019年1月,新華保險發布公告稱,萬峰因個人年齡原因辭去新華保險一切職務。此前,萬峰辭任的消息一傳再傳,資本市場頗受影響,不少市場人士驚呼“一人之力,竟能影響至此!”

萬峰在辭任時表示:“新華保險是我職業經理人生涯中最難忘、最充實、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時光。壽險行業新時代的大幕已經拉開,今天的新華保險已經成為壽險市場的中堅力量。我相信,新華保險的未來一定會更加美好。”

隨后,黎宗劍、楊征分別代理了原來由萬峰一肩挑的董事長和CEO職務,公司處于過渡期。“新華保險2019年工作會議”信息顯示,根據公司的決策部署,結合最新的情況,2019年依然要堅持既定的經營思路、目標、舉措不動搖。

與新華保險的先降后升相比,泰康人壽則經歷了先升后降的過程。2016年-2018年,泰康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分別為898億元、1154億元和1174億元,在“老六家”中從第六位升至第四位,又回到第六位;原保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速從第四位的18.2%升至第二位的28.4%,又跌至第六位的1.7%;市場份額亦從第六位的4.1%升至第四位的5.3%,又降至第六位的4.5%。

在“老六家”中,泰康人壽和新華保險最具可比性和故事性。二者同時誕生于1996年,新華保險早年始終領先于泰康人壽,但隨著近年來泰康人壽在醫養領域的大展拳腳和新華保險增長方式的轉型換擋,前者原保險保費收入一度反超后者。但頗有戲劇性的是,2018年二者原保險保費收入再度反轉,新華保險以微弱優勢重新勝出,這足以令風頭正勁的泰康人壽警覺。

太平對標太保

更早一些,咨詢機構總喜歡將太保壽險和新華保險放在一起比較,但前者臥薪嘗膽,先一步成了“轉型標桿”。2010年,銀保市場走到了轉型發展的十字路口,一邊是嚴厲的銀保新政開啟;另一邊則是占據半壁江山的銀保保費規模,看似大而不能倒,但是手續費率攀升、潛在業務風險逐漸顯露。

在此背景下,太保壽險選擇放棄占比過半的銀保渠道短期躉交業務,推動銀保轉型,發展銀保保障型期繳業務;集中整合資源,大力發展個人業務渠道,推動新業務價值率更高的期繳業務發展。

彼時,太保壽險承受了一定的保費增長和同業對標壓力,保費規模、增長速度、市場份額和行業排名等指標相繼承壓。2015年,太保壽險原保險保費收入終于重回兩位數增長,增速連創新高。

2016-2018年,太保壽險原保險保費收入1374億元、1740億元和2013億元,穩穩站住“老六家”前三甲;原保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26.5%、26.7%和15.7%,分列第二位、第三位和第二位;市場份額分別為6.3%、8.0%和7.7%,同樣穩穩站住前三甲。

然而,面對其他幾家機構的來勢洶洶,太保壽險亦將承壓。2019年“開門紅”期間,太保壽險產品定價較為保守,而國壽股份、新華保險以及太平人壽等都推出了預定利率達到4.025%的產品。

2018年11月,在“2018年中國太保資本市場開放日”上,太保壽險總經理錢仲華表示:“相較同業,太保壽險尚未推出利率達到4.025%的產品。未來,太保壽險將探索按地區、客群推出差異化的產品和服務。”目前,為防范利差損風險,銀保監會已暫停壽險公司報批預定利率為4.025%的產品。

與站在十字路口的太保壽險相比,太平人壽則是不得不轉。2011年,這是太平人壽在國內復業的第十個年頭,彼時的太平人壽已經失去了太多當年創業時的朝氣。當年,太平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及同比增速,市場份額表現均不理想。其中,個、銀新單保費同比都是負增長,而且處于“老六家”的末位,與第一梯隊的差距越來越大,并且幾家新晉壽險公司步步緊逼,差距越來越小。

最終,太平人壽選定了個險標保、銀保期交標保、銀保躉繳規保、電商標保、繼續率、新業務價值等作為支撐總保費、總資產和凈利潤的重要細化指標來進行分解落地。截至2014年底,太平人壽總保費、總資產和凈利潤實現翻番。隨后,太平人壽進入加速發展期。

2016-2018年,太平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分別為944億元、1139億元和1236億元,前兩年均位列“老六家”第五位,第三年升至第四位;原保險保費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18.1%、20.7%和8.5%,從第一年的第五位升至第二年、第三年的第四位;市場份額分別為4.4%、5.3%和4.7%,從前兩年的第五位升至第三年的第四位。

2018年11月,在太平人壽“新時代 共享太平”2019業務啟動會上,中國太平董事長羅熹表示:“2018年太平人壽打贏了一場漂亮的突圍戰,但也要清楚地看到與最優秀的同業還有一定差距,一定要自我加壓,找準定位,向前對標。要堅持動態的、持續的對標方法,在業績上對標前一位,在策略上對標前幾位,在能力上對標第一位。”

目前,“太平人壽持續推進放權改革,將經營指揮權不斷前移,讓一線聽得見炮火的人做決定,最大程度給一線松綁,激發一線的活力與潛能。”2018年12月,在“第十三屆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上,太平人壽總經理張可透露。

回顧“老六家”近三年的起起伏伏,令人感慨萬千;展望2019年及未來三年的發展,硝煙仍在彌漫。新掌門人們壯志豪言、摩拳擦掌,中國人壽董事長王濱誓言“重振國壽”,蘇恒軒坐陣國壽股份后打法更為主動;平安人壽總經理余宏職務兩度調整后,終掌經營大權;錢仲華出任太保壽險總經理,與太保壽險董事長徐敬惠搭檔實施“轉型2.0”;中國太平董事長羅熹提出“投身偉大變革 共享中國太平”,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國際化現代金融保險集團;萬峰離去,新華保險“黎楊配”備受關注。

硝煙再起,群雄逐鹿。“六大門派”,誰主沉浮?

上海的十一选五开奖结果